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中国学者对话克鲁格曼

发布时间:2019-07-13 00:10:47

中国学者对话克鲁格曼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王松奇:

美国要带头消除保护主义

在与克鲁格曼激辩美国应该承担的时,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王松奇表示,美国作为世界上的最强国,应为拯救世界经济承担最大。

“奥巴马的救市计划,优先采购美国产品,这说明什么呢?如果这次美国还显示出你有贸易保护倾向的话,你在这次全球协同应对金融危机中就要失败。”王松奇认为,全球各国要消除保护主义,美国作为老大必须先带头,这样全世界各国协同才能更有效。

克鲁格曼直接反驳说:“国会中有的人总是有一些政治意图,其实发达国家作为一个集团,他们表现已经很不错了。美国在避免保护主义方面有了很多的进步,比大萧条时候好得多。之前美国大萧条时期,政府曾定过一个‘只购买美国货’的条款,当时这一条款就受到很多人的指责抱怨。现在,美国提出的这只不过是一个口号,不是一个真正的政策。”

(本报 蔡燕兰)

申银万国首席分析师桂浩民:

三驾马车近期成绩并不理想

在5月12日克鲁格曼中国周上海站活动中,申银万国首席分析师桂浩民表示,从最近结束的广交会数据来看,国内贸易情况并不理想。同时,发电指标、钢材价格等数据指标反应也并不尽如人意。

“从现在国家各个地方、银行的投资数字来看,国内的投资力度很大。但是,我们对一些微观的层面进行分析的过程当中也发现了一些细小的问题,比如,尽管我们投资力度这几个月是连续加上去的,但是发电指标、钢材价格等指标不尽如人意。”

桂浩民表示,投资、消费、贸易三驾马车中另外两驾马车也让市场担忧。最近国内房地产、汽车消费两大市场虽然出现火爆消费的场面,但是这种消费是否具有持续性,值得商榷。而针对国内出口贸易,“广交会上的数据很不理想,所以我们的问题是,下半年国内贸易问题能否有所改善。”

(本报 蔡燕兰)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周林:

解决贸易不平衡不能仅靠汇率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周林12日在与诺奖得主克鲁格曼对话时表示,中国的贸易盈余并不一定是国家汇率政策的结果。

周林表示,中国在2007和2006年汇率降低时,贸易盈余依然持续上升。“历史上美国对日本的情况也是这样,所以贸易盈余并不一定是由汇率政策主导的。”

从其他国家的经历来看,西班牙是除了美国以外在世界上贸易出资最大的国家。“如果靠调整汇率解决贸易不平衡,欧元该怎么动?它不可能朝同一个方向动,同时又解决德国的问题,又解决西班牙的问题。”所以说,贸易平衡是相当综合的问题,跟很多问题都有关系,仅仅靠汇率是不能解决贸易不平衡的,这是不能完全解决的。

(本报 蔡燕兰)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

继续发债解决危机是否正确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在12日,提出针对各国经济体负债累累面临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是否该继续进行全球性发债?对此,克鲁格曼表示经济体在金融危机情况下,继续发债是一项“权宜之计”。从短期应对策略来看,继续发债是为了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增加杠杆刺激经济的发展,这样有可能渡过难关”。

克鲁格曼认为,依照中国经济目前的状况,将国内资本借债给相对发达的国家,这样的举动不符合市场资本流动规律。“这是世界上有史以来第一次新兴的经济体把很多自己存的钱输出到国外去,而且没有利息。以零利率借给外国用,这是世界历史上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这是对中国资源的浪费”。(本报 蔡燕兰)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

美国政策是超级凯恩斯主义

“美国政府和美国经济当局采取的政策似乎已经远远超出了凯恩斯主义当时给出的药方,我称今天的政策为超级凯恩斯主义。”李稻葵戏称,超级凯恩斯主义是传统凯恩斯主义加上芝加哥货币学派以及弗里德曼政策建议。一方面是财政刺激,另一方面不仅是降息,并且直接印钞票,直接扩大货币供给,这在传统凯恩斯主义里面根本没有。

“这种超级凯恩斯主义的后果是不是会带来包括金融体系比较快的恢复,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比较长时期的滞胀,低增长、高通胀的历史时期?”

克鲁格曼则表示凯恩斯到底说了什么并不重要。我没有看到通胀的风险,大家都是看到货币的增长,当经济恢复的时候,只要有可能的话,美联储肯定会急迫地把已经过度供应的货币收回去。

(本报 朱湘莲)

配送系统小程序开发
怎么用微信卖水果
加入我们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