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通天神井 第二百九十章 沟天通地风之子

发布时间:2019-09-25 20:52:56

通天神井 第二百九十章 沟天通地风之子

时至下午,太阳虽不似正午时那般火辣,但也还是颇有光热。可此时被那乌云遮蔽,武道会场的一干观众只觉隆冬又至,y森冰寒。

这还只是物理上的感官,而心理上,来自皇城周围的那些普通民众,早被那巨大无匹、威风无两的阎罗巨像骇得心惊胆战。特别是那些初入武道境界的年轻修者,更是在场间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死亡气息。

那气息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更有些人忍受不住,当场喷血。

一招之威,竟强横如斯!

此刻的武试台,俨然成了阎罗殿,鬼气森然,令人不寒而栗。而被无数杀气笼罩的风生,依然只是静静地站在武试台的另一边。他的表情还是那么天真无邪,甚至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即便面对这滔天的攻势,风生的袍服被吹得鼓鼓作响,但他却静立不动。他没有背负双手,可在遍布全台的y风杀势之中,他矮小的身躯却像是另一尊巨像,与对面的阎罗对峙而立。

言杰的软鞭幻化成五六条虚拟的游龙,这些游龙彼此首尾相接,围绕着稳压半台的阎罗巨像加速腾飞。而随着游龙速度的提升,似乎在阎罗巨像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特殊的作用场。

这个作用场以言杰为中心,笼罩了整个武试台,而风生正是身处力场之中。力场内,几股强弱相同的巨力正在相互啃啮、撕扯,导致力场颇不稳定,给人稍不注意就会爆炸开来、引起空间崩塌的可怕后果。

风生立于场中,其所受压迫更是难以想象。

唔。

喉咙里一股甘甜涌上嘴中,风生忍受不住,哇的一口喷了出来。被他喷出的那些血y本是凝聚在一起的流体,可初一离开他的嘴,那些血y就被场中的力倾轧成了血沫。

转瞬之间,血沫也化为乌有。

y体竟被活生生挤压成了气态,阎罗力场实在可怕!

y暗的武试台,此时更是一片死亡前的静寂,只有那软鞭霍霍的破空声,和几股不同的力互相撕扯的呼呼声响。

观众们虽不能看见阎罗力场,但却可以感受到,整个武试台似乎就是一个风暴的中心、漩涡的中心!而身躯矮小的风生,正处在风暴之眼、漩涡之心。

他那瘦小的躯体,在整个漩涡之中显得极其渺小,微不足道。

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在为风生感到惋惜。

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在担心风生是否还能保住性命。

然而,风生本人却极其享受。

那种享受,让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而那种舒服,则促使着他缓缓闭上眼去好好享受。

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气孔都张了开来,“阎罗力场”中的巨力就像是一丝一缕的空气一般,争先恐后地被他吸吮进了身体。而巨力入体,先在他的七经八脉中走了数个周天,与他本身经脉中的力量渐渐混为一体。

两种不同源的力量结合之后,竟不受风生控制地注入到了他的丹田之中,令他的丹田暖暖的,让他的肢体变得前所未有地放松。同时,又是远超从前的有力。

风生根本来不及去想这是怎么回事,他甚至不会去想。

这时的他,恍恍惚惚中觉得自己似乎也漂浮了起来。空间、重力这些因素好像再难束缚于他。脚下虚浮,却又凝实,他感到有一股力量承托着他的身体。

那是风!

是他无比熟悉的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呜呜的风声没了,席台上的欢呼没了,就连风生自己的呼吸,似乎也没了。

此刻的风生,全然不觉自己身在一个何等危险的环境之中,他只觉得天与地与他浑然一体,再难分彼此。千丝万缕的气流化作风束,爱怜地抚摸着他的每一寸肌肤,就像母亲爱抚自己的婴孩一般。

那些化作风束的气流,正是“阎罗力场”中的乱象巨力。这一点,风生却无法知道。

此刻的他,已臻浑然忘我的无上境界。

“风生呢?”

“我怎么感觉不到那小子的气息了?”

“不会吧?难道言杰直接抹杀了对手?”

“不可能吧?”

“可我也感觉不到风生的生气了。”

“……”

在观众们,尤其是一些修者的眼里,风生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普通民众看来,整个武试台都在阎罗巨像的威压之下,而那些撕扯的巨力已经带动了台上的气流变化。整个武试台已经变成了一个紊乱的力场,就连光线照s进去,也都被影响得有些迷幻了。更何况,光线也是那么黯淡!

这样一来,被阎罗巨像罩住的风生早就被气流带动的风沙也遮蔽住了。风生那瘦小的身体,已经无法被他们所寻到。所以,他们才觉得风生被抹杀了。

而在修者们看来,台上的力场已经渐渐趋于平和,他们的感知也能慢慢地渗入到武试台中间去。正是因此,他们才得出没有感知到风生的气息这个结论。

事实上,就连魂力出众的萧云,尚不能感觉到风生的存在。

何况其余这些不谙魂力的低阶修者呢?

萧云的魂力,说不定已经和骆虎之流的高手相当,所以说,萧云的感知可以说是整个会场中比较准确的了。可即使是他,依然没有感觉到风生,那是一种玄奇、微妙的感受。

魂力透入武试台中的初时,就连萧云也是猛然一惊,他也以为风生被彻底抹杀掉了。毕竟魂力感知到,整个武试台只有言杰一个人的心跳,也只有言杰一个人的呼吸。

而之前风生所处的位置,萧云只能感觉到无休无止的气流,却无半丝生机,更何谈呼吸和心跳这些活人的基本特征。

风生就这么随风而逝了吗?

“怎么了?”雷龙首先注意到萧云脸上略有些悲切的神情,问道。

“没什么。”萧云回道,风生与他只是一面之缘,可这刻他竟为风生的生死显露出悲伤之意。看来在慕容青橙中毒之后,他对人脆弱的生命有了些许不一样的体会。

见萧云不欲说话,雷龙也没再追问,反倒是另一旁的骆虎笑道:“是不是感觉不到风生了?”

萧云微怔,点了点头。

“呵,”骆虎再笑一声,戏谑道,“青橙公主对你的打击就这么大吗?”

说完骆虎也不待萧云回答,别转头去,继续关注着场内形势。

而萧云自然是被骆虎这一句话说中了痛处。事实上,因为慕容青橙的事,直到现在他依然无法回复以往的冷静与镇定,这也导致了他如今观测事物之时少了从前的仔细与认真。

这,正是骆虎那句话的内在含义

通天神井  第二百九十章 沟天通地风之子

勉强收敛心神,萧云虽不会公开承认,但他自己比谁都要清楚,慕容青橙中毒一事他一直没有放下,他亦不敢放下。或许慕容青橙的毒有一天没解,他的心思就会有一天回不到之前的澄明。

“感知不同,你会有所发现的。”

不再理会萧云眼里的痛苦,骆虎含笑对他解释道。

观骆虎的神情,他必是发现了什么,才有这般言语。萧云得他启发,再次集中魂力,往武试台上扫去。

他本就聪慧非凡,先前因有事所虑而看不出蹊跷,这下经骆虎提醒,他顷刻间就发现了骆虎口中的“不同”之处。

宽敞的武试台上,此刻弥漫着阎罗巨像的迫人威压。而在风生所处之地,萧云之前只感知到了一些极其紊乱的气流,正是这些气流,才让风生的生机被尽数掩藏。

刚才的萧云没有深想,自然没有去探究这气流。

然而此刻,他却知道了气流的作用。

经骆虎提示,他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风生必是被这股紊乱气流包裹的严严实实。严实到连一般的魂力都无法窥探进去的程度,他便是被这气流蒙混了过去。

实际上,这时的整个武试台都处在一个不稳定的力场和气场之中。而风生借气流潜藏生机,给人以消失的假象,可以说是合情合理。

那么,风生还有反败为胜的手段?

想到这里,萧云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倒不是为风生能够取胜而放松,只是因为风生尚在人世,这让他心里稍微好过了一些而已。

“沟天通地,连我也难看出风生小子的底细了呢?”

出奇地,连贵为炎华帝国灵阵宗的管事者,大师兄凌恒,也开口说道。

贵宾席上众人诧然朝凌恒望去,萧云自不懂凌恒这句话的意思,但其他人却无不色变。

“怎么了?”萧云几乎瞬间就发现了包括骆虎、白枫等人惊诧的神色,忙肘了身旁的雷龙一下,问道。

雷龙也收敛起自己的诧异之色,低声解释道:“沟天通地,表明一个人的修炼已臻至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你已知的修炼境界中,唯有御元境之后,才有资格说得上勉强沟通天地。”

“也正是因为沟通了天地,才能摘取天地间的元力为己用?”雷龙还没说完,萧云已经懂了,但他却又不全懂,“那就是说风生那小子是御元境的修者?不可能?!”

做出这个猜测,就连萧云自己也不相信。

“那倒未必……”雷龙细声答道,“沟通天地也有多种途径。有的术法和功诀便可以教人入定天地、沟通自然,就比如曾经被你破坏了的‘月华七重天’;也有人从一出生就可以与自然混为一体,而这种人绝对是不世奇才;相比较起来,反倒是慢慢修炼到御元境之后感知天地这一途径,最为稀松平常……”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收费情况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看病价格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看病费用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费用贵吗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住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