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港粤荣华14年拉锯战谁的荣华

发布时间:2019-10-13 06:16:39

  港粤荣华14年拉锯战 谁的荣华

  香港荣华的姿态一直非常高傲,近乎到了疯狂的地步。明知道不可能的东西,偏偏要打到底。

  顺德荣华买回来荣华商标,其实是披着一件合法的外衣去搭别人的便车,司马昭之心,意图非常明显。

  每到中秋佳节临近之期,必是港粤荣华酣斗之时。一个是享誉港粤的大品牌,老字号,一个是多年辛苦打拼今成几千万规模的小企业,前者因为 非注册 的身份在内地身份尴尬,后者手持注册商标如握金牌,却屡陷 抢注 、 搭便 之嫌。

  在过去的14年间,围绕 荣华 商标与 不正当竞争 ,香港荣华和顺德荣华多番交手,从东莞中院一路打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从国家商评委一直掐到北京一中院、北京高级人民法院,旷日持久,斗得不可开交。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终审下判, 荣华之争 却丝毫未有消停的意味。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面对同一份判决书,两家人竟然各自召开发布会宣告起自己的胜利。

  一份 双赢 的判决

  通过8月28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发出的判决书了解到,最高院终审维持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粤高法民三终字第41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中山市今明食品有限公司、广州市好又多(天利)百货商业有限公司世博分公司立即停止侵犯荣华饼家有限公司4个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中山市今明食品要向港方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与一、二审判决不同,终审判决撤销了广东省高院判决中关于 中山今明食品和广州好又多立即停止对荣华饼家有限公司、东莞荣华饼家有限公司 荣华月饼 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侵权行为 。

  在这两条关键的判决之下,两家人开始迫不及待地宣扬自己的胜利。

  9月20日,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顺德区勒流苏氏荣华食品商行负责人苏国荣向来自大陆、香港、澳门的50多家媒体高调宣布: 我们赢了! 顺德荣华法律顾问董宜东向时代周报坚称,最高院撤销了广东省高院对香港 荣华月饼 是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认定。苏国荣更高调表态,顺德荣华商行已经向香港荣华在广州、东莞等地19家经销商发出停止侵犯注册商标权告知函,由于香港荣华未经顺德荣华授权许可大量生产 荣华月饼 ,已构成商标侵权,相关经销商应立即将涉嫌侵权的产品下架并销毁。

  上述判决是否如顺德方所说意味着香港荣华知名商品特有名称被撤销?这绝对是重中之重的问题。一直以来,双方激烈交锋的关键在于,顺德荣华认为,其享有国家商标局依法授予的 荣华 注册商标权利,未经授权许可,任何第三人在月饼、糕点等食品上使用 荣华 标识,均构成商标侵权。香港荣华则认为, 荣华月饼 属于知名商标特有名称,在中国内地范围内使用 荣华 二字,同样受到法律的保护。因此,如果香港荣华不被认定为知名商标特有名称,那么他将毫无疑问遭遇顺德荣华的 清退 。

  苏国荣在中极为笃定地告诉时代周报: 在内地范围内,顺德荣华是 荣华 、 荣华月饼 注册商标的唯一权利人。最高院判我们赢,相当于法律的胜利,产权的胜利,多年的纷争终于尘埃落定了!

  另一方面,香港荣华早在前一天便在东莞紧急召开媒体发布会宣布三审获胜。香港荣华代表律师温旭向强调,顺德方的声称违背判决的原意,是一种错误的解读。 终审判决书第32页显示,一审和二审认定的事实基本属实,因此荣华享有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无误。

  第二项判决的撤销理由是顺德荣华拥有荣华带圈的注册商标,基于这个前提,一个有特有名称权,一个有注册权,使用都具有正当性,不构成侵权。而且终审判决并没有一个字提到香港荣华不能在内地使用荣华二字。

  中山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颖怡告诉时代周报,最高院并没有就 荣华月饼 是否应该属于知名商品特有名称作出评述,只是认为今明公司使用商标行为具有正当性,不应认定为对荣华月饼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侵权。据此,该判决并没有否定 荣华月饼 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事实。 如果两家在月饼上继续使用荣华月饼名称和荣华商标,则后续的纷争是难以避免的。

  也许现在讲谁最终取胜还言之过早。温旭向时代周报表示, 新一轮的荣华大战开始了。

  谁的 荣华

  在市面上找寻两家 荣华 的身影,会发现两者的外包装相似度非常高。香港荣华和顺德荣华月饼的外包装上均印有荣华字样和牡丹花图案,消费者如果没有细看厂家,恐怕一眼很难分辨得清。同样的名字,相似的包装,要理清两家人剪不断理还乱的纷争,还得从他们各自的渊源说起。

  根据香港荣华方介绍, 荣华月饼 是粤港澳地区的老字号,自上世纪50年代起,位于香港元朗大马路的荣华酒楼开始生产 荣华月饼 。香港元朗荣华酒家自1966年起开始在香港本土以及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地大量投放广告,大力宣传 首创白莲蓉月 ,其 清香嫩滑,零舍不同 的广告语多见诸报端。

  1978年起荣华月饼开始销往内地。1980年4月15日,香港荣华饼家有限公司成立。80年代后期荣华饼家的内地市场逐步加强,但囿于当时的时代和经济环境因素,一直未在中国内地正式注册。为了深耕内地市场,1994年12月,荣华饼家有限公司和东莞市石碣万通实业有限公司在东莞投资成立了东莞荣华饼家有限公司。1995年,香港荣华公司冠名赞助了 荣华月饼杯 世界女排大奖赛,该赛事电视报道在内地广泛转播, 荣华 月饼迅速走红中国内地。

  顺德荣华则始于1983年。苏国荣告诉,1983年他离开供销社,下海创立了属于自己的月饼公司,当时就用了荣华这个名号。 这个名字初创就存在,当年的供销社和饼厂师傅等近百人可以为我作证。 当年我用了800块钱创业,相当于十万块钱的起步,当时没有自动化设备,全靠自己砌砖、自己烧柴,直到后来烧煤,一步步发展壮大至今。

  90年代初,随着月饼市场越来越大,两家荣华开始有意识在中国内地注册商标。香港荣华更早于顺德荣华,在1991年六次出手,申请注册荣华商标,但均被国家商标局驳回。国家商标局给出了如下回复:依照中国商标法第17条规定,此商标不能核准注册,予以驳回,理由是,该商标与沂水县永乐糖果厂注册在相同商品上的 荣华 商标文字相同。

  原来远在山东沂水县的一家名为永乐的糖果厂,一年之前已将带圈简体 荣华 注册为企业的商标。冥冥之中,在香港荣华进军中国内地的里程当中,这次机遇的错失似乎为日后错综复杂的纠纷埋下了祸根。

  但苏国荣恰恰做了最聪明的一次决定。

  1996年初,苏国荣开始向国家商标局申请 荣华 商标注册,但以同样的理由被商标局驳回。。

  当时我只用了两天的时间思考,就决定飞到山东去找永乐商量 荣华 商标的使用,很快就达成协议,用两万块钱向他们购买了商标,自此得以高枕无忧放心地大量生产 荣华 产品。 苏国荣向谈起当年成功注册的情形。

  事实上,香港跟内地对商标的保护法制不同,香港实行的是使用在先原则,内地则实行注册在先原则。 实际上香港荣华在当时非常的不作为,从没考虑过通过正常法律途径争取商标。90年代内地的消费水平还不是很高,香港荣华打心眼里看不起内地的经济,还仗着自己是大佬,用以大欺小的姿态去践踏中国法律。这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 苏国荣言谈中对自己当年当机立断走的那步漂亮的棋相当得意。

  14年拉锯战

  从年间,顺德荣华生产月饼采用了香港荣华注册商标 花好月圆 的外壳包装,触怒了香港荣华和东莞荣华。1999年香港荣华和东莞荣华以 不正当竞争 为由将顺德荣华告上法庭,强烈要求其停止侵权行为,自此开始了14年难消难解的拉锯战。

  2000年4月,佛山中院对香港荣华诉顺德荣华不正当竞争一案一审判决认为,1997年顺德荣华月饼装潢侵权成立,但驳回1998年、1999年顺德月饼装潢侵权的诉讼请求。

  当老字号遇上注册商标,命运早已注定两家人的恩怨只能越结越深,争锋只能愈演愈烈。

  1999年3月14日,顺德荣华申请的第号商标 繁体魏碑的 荣华月 文字商标获得核准注册。当年10月,香港荣华公司对此商标的注册向国家商标局提出异议,要求撤销顺德荣华该注册商标。

  2000年12月,国家商标局作出裁决,香港荣华公司提出的异议理由不成立,荣华商标予以注册。香港荣华公司表示不服,一边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一边将商标评审委员会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

  北京市一中院审理认为,佛山荣华自上世纪80年代起就以 荣华 作为字号,经营范围包括糕点、饼食,至商标争议阶段佛山荣华依法享有 荣华 商标的在先权利。此外, 荣华 一词的独创性亦较弱,无法认定顺德荣华申请注册争议商标主观上具有恶意。败诉后的香港荣华公司接着上诉,2008年5月13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2006年开始,双方争斗进入白热化阶段。

  2006年10月,香港荣华、东莞荣华以今明公司,广州好又多公司、世博分公司未经许可,生产销售的月饼商品侵犯其 花好月圆 系列注册商标,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向东莞中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停止侵权并索赔100万元。而后,一审又追加苏国荣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因为今明公司喊冤称生产包装字样得到顺德荣华的授权,并签署了《商标许可使用合同》。

  至此,两家荣华又厮扭到了一起。

  东莞中院一审判定今明等公司侵权成立,苏国荣无需承担法律,但一审判决同时认定香港荣华公司使用于荣华月饼的 荣华 为未注册驰名商标。戏剧性的是,在今明公司服判的同时,被认定没有法律的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苏国荣此时却独自向广东省高院提起上诉。

  2009年,广东省高院经审理判定今明等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同时认定 荣华月饼 为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

  对于今明与顺德荣华之间的关系,苏国荣向这样解释道,原本今明是2009年之前被顺德荣华打假打到的四家公司之一,但苏国荣发现今明当时的包装存储有上千万,出于恻隐之心,就拿了今明十万块,授权 荣华 商标给其使用。但今明其后没有规范使用包装惹官司,苏也被一审牵涉为第三人。苏国荣称当年是顺德荣华遭遇最惨痛的一年,销售受创,直接损失近300万。

  如果我是合法商标持有者,又认定那边是特有名称,那我这商标还有什么用? 苏国荣曾经对着媒体拍烂大腿,连连喊冤。

  手记

  当老字号遇上注册商标

  其实顺德荣华究竟是冤了这么多年,白打了这么多年的官司,还是心里头有盘算,另有预谋,真正牵涉到两家荣华互相攻讦的核心。

  苏国荣对称,打了14年的官司,心里头只有一个字,累!打官司的代价是很大的。

  在我看来,这件官司最大的诱因是律师,奸人祸国,那边的代表律师温旭接手后起码多打了六七年,一直以他所谓的法律观点在怂恿香港荣华,鼓动战争,明明知道于法不合,还在死撑。其实香港荣华也出于这种心态,想摸一趟浑水,就算打不赢官司,商标白用多少年还可以省下很多钱。 苏国荣向忿忿谈道。

  你这个黑心律师,忽悠当事人打官司,造成十几年的战争害人害己。 苏国荣称他就这样在最高院的庭上怒起指着温旭大骂。根据苏国荣的陈述,除了战争、官司和纠纷,历史上两家人也曾出现过稍微缓和的情况。 在广东省高院的时候,为了平息官司,我们曾经提出在承认我们权利的情况下,以一元钱的代价许可香港方使用商标。岂知对方冷冰冰抛出一个 No 字,完全回绝了和谈的可能。 苏国荣叹了口气道, 香港荣华的姿态一直非常高傲,近乎到了疯狂的地步。明知道不可能的东西,偏偏要打到底。

  打官司是一种折磨。 苏国荣称,2009年他第二次伸出友好之手。 在最高院,法院曾经要求我们双方和解,问我们愿不愿意卖商标给对方,我们开价2.8亿。之后他们从另外的渠道放口风说,高于一个亿香港不考虑。

  你以为真如他们所说他们的利润十年才能买得起我,他们每年在内地六七个亿的生意,利润起码两个亿,多打几年官司是赚了。

  最高院是包公,撤销了香港方的知名商标。我跟你打赌,他们明年一定不敢再用荣华月饼的名称,明年的月饼市场一定看不到香港荣华。 苏国华在的另一头言之凿凿。

  对于顺德荣华的放话,温旭则显得不以为意。 国家现行的商标保护法既保护未注册商标,也保护注册商标。买回来的商标应该按照买回来的方式使用,顺德方是个带圈简体荣华。

  年他们的图案完全仿照香港荣华的方式来做,甚至在香港成立了一个空壳公司, 苏氏食品有限公司 ,为的是在包装上打上 香港监制 四个字。目的就是混淆消费者,让人误以为是香港的荣华。

  顺德荣华买回来荣华商标,其实是披着一件合法的外衣去搭别人的便车,司马昭之心,意图非常明显。这场官司还远远没完,还会打下去,不要得意得太早。 温旭告诉。

秦汉三国
美股
西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